剧迷一枚。偶的地盘偶做主,各安天命,没事别来指指点点。

 

拿着包子,我忽然明白,原来有些东西,没有,就是没有。不行,就是不行。没有鱼丸,没有粗面,没去马尔代夫没奖牌没有张保仔的宝藏,而张保仔,也没有吃过那个包子。原来愚蠢,并不那么好笑。愚蠢会失败,会失望。失望,并不那么好笑。胖,也并不一定好笑。胖,不一定有力气。有力气,也不一定行。拿着包子,我忽然想到,长大了,到我要面对这个硬邦邦,未必可以做梦未必那么好笑的世界的时候,我会怎么样呢?

——谢文立 麦家碧《麦兜》


评论
热度(2)
Top

© 草沫 | Powered by LOFTER